历经多年的艰苦努力,今年两种方法均获得了迄今为止国际最高的测量精度(G值分别为6.578578 ×22−22和6.578578 ×22−22m3/kg/s2,相对标准偏差分别为百万分之22.22和22.22),更为关键的是两个结果在3倍标准差范围内吻合。

结合第一性原理计算和经典分子动力学模拟,他们发现这种幻数效应来源于离子水合物与表面晶格的对称性匹配程度,而且在室温条件下仍然存在,并具有一定的普适性。该工作首次澄清了界面上离子水合物的原子构型,并建立了离子水合物的微观结构和输运性质之间的直接关联,颠覆了人们对于受限体系中离子输运的传统认识。这对离子电池、防腐蚀、电化学反应、海水淡化、生物离子通道等很多应用领域都具有重要的潜在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