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年节日返乡,有那么一刻,我也有了和麦克·贝茨类似的感受,程度虽然没那么强烈,却也足够惊讶。2月22日,大年初五,家族亲戚到我家聚餐,客厅里摆了两个桌子,我和表哥、堂哥、姐夫等人喝酒。女性亲属在另一个屋又开了一席——不是不让女性上桌,而是她们不愿挨着一帮大烟枪。忽然,我婶子举着手机从旁边屋出来了,镜头迅速扫过别人每个人的脸庞。她在拍短视频,然后,又熟练地把视频传到了一个热门视频平台上。

此外,一些手机游戏也颇受父母长辈们欢迎,且多青睐棋牌类手游。由于距离限制,父母们平时和亲友们也难得齐聚,现在通过手游开个虚拟房间就可以约时间在线上一起打牌、斗地主,既能和亲友保持联系,也能排解寂寞空闲。